杏林隨筆 -何樹勛博士

學生與病人

“從醫三十多年,醫治病人,不計其數;教學三十多年,教導學生,也是不計其數。 病人之中,有對中醫學逐漸產生興趣者,後來都成為了我的學生。

有不少學生,初時是我的病人,成為了我的學生之後,有病也不來看我了,因為他們已經學會了怎樣醫治自己,交了丁點兒學費(我的學費很便宜),卻省回了大筆醫藥費(我的醫藥費其實也不貴),划算極了。對此我絕不介意,我從來不愁沒病人,做我的學生,能夠學以致用,毋需外求,我只會引以為榮。 學生之中,也有不少人除了可以自我照顧之外,甚至可以料理家人,輕症者一二劑而癒,較重症者針藥並施(中藥配合針灸),也多能夠控制病情,逐漸向癒。
能夠做到這一點,我雖則又少了一些病人,但更值得我引以為傲。作為我的學生,如果醫不好自己家人,很自然會讓人聯想到是學藝未精,仍需加倍努力。不過,有時候也不能一概而論,病人本身,很大程度上也要負上一些責任。
有一位女士,患有子宮肌瘤,月經經常遲來,經前常伴腹痛,情況其實不算太嚴重,他的丈夫十分關心她的病況,經常不遲勞苦,為她針藥並用。
每當痛除病減,漸有起色之際,她又會疏懶起來,態度毫不積極。尤其是忌口方面,丈夫苦口婆心,言者諄諄,
結果卻都是陽奉陰違,聽者藐藐,有時甚至變本加厲,有恃(專人貼身侍候)無恐!這樣的病人,病情時好時壞,
是意料中事。
病人在醫治過程中能否痊癒,往往受到很多因素影響。
其中兩個重要因素是:會否遵從醫生囑咐,以及能否堅持治療。
上述這個病人,正是犯了這兩項大忌。
她自以為是她的「專用醫生」——我的學生醫不好她,結果又來找我診治。
我的學生誠惶誠恐,唯恐我會責之學藝未精,其實我只會體諒他,同情他,因為我向來通情達理,對此早已司空見慣,
見怪不怪了。

©1982佛教華夏中醫學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