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林隨筆 -何樹勛博士

劍膽琴心

古時有一位名醫,母親患上重病,竟然不敢施治,只會喃喃自語:“若是他人母,當用白虎湯。”他的學生聽到了之後,便嘗試用白虎湯醫治其母,果然把她的病醫好了。
這事件被人傳為談資,一直流傳至今。
有學生私底下討論,認為這位名醫不敢醫治其母,也是人情之常,有時候自己為家人診治,也會有同樣的情況出現,這是因為病人與自己關係密切,過份關心便會影響判斷——關心則亂,於是忐忑不安,躊躇不已。
我知道了之後,必會嚴詞告誡:如果說醫治別人也還可以,醫治親人反不可以,這是說不過去的,只可說明你醫病有親疏之分,換上外人,便不管別人死活,藥石亂投,醫治成功是自己醫術高明,失敗則是他的不幸!
自己親人呢?則瞻前顧後,左顧右盼,一副誠惶誠恐的樣子!我不希望我的學生之中有這樣的醫生。
要成為一個好醫生,便要無分彼此,眾生平等。行醫治病,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一個合格的醫生,診治病人的時候,必須觀察入微,心細如塵,始能辨證準確,對症下藥。
至於處方用藥,能否同樣準確無誤,固然十分重要,不過有沒有處方開藥的信心,可能更加重要!
習醫之人,一定要培養出無比堅強的自信,因為沒有自信心,好像文首那位名醫一樣,無論醫術如何了得,也是徒然。
醫書云:“用藥如用兵”,行軍佈陣,如果經常進退失據,裹足不前,結果如何,毋需多說。
著名學者胡適說過,治學必需“大膽假設,小心求證。”而習醫之道,我認為是“小心辨證,大膽開藥”。

©1982佛教華夏中醫學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