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林隨筆 -何樹勛博士

零的啟示

“零分!”“零分!” “又是零分!” 課室之內,一時間驚呼聲此起彼落,不絕於耳。
堂上習作,取得零分的多是剛升上四年級,首次來跟我學習內科的學生。
他們一定覺得我要求十分嚴苛——不錯則已,一錯即半點分數也沒有!
我給他們的習作是一則臨床病例,病例如下:在食店裡,數人圍在一起,侃侃而談,說的都是中醫學的話題,不問而知,全都是學習中醫的學生。
其中有人說得性起,捉著一人的手,即時把起脈來!女,四十歲,初診,五日前曾發高燒,服過西藥後燒已退,今見咳嗽,短氣,自汗,乍寒乍熱,面白,舌色淡,口不渴,脈軟弱。
沒有臨床經驗的學生,以為病人感冒已解(其實卻是外感傳堙^,只是身體虛弱,翻查我寫的內科講義,將之當作肺氣虛弱的虛勞症來治理,於是開出了一大堆益氣固表的補虛藥物,結果呢?我絕不客氣,雞蛋滿場飛!
其實習作做錯了,結果只不過得到零分,但若是真正臨症看病,斷錯症開錯藥,後果會如何?卻是人命關天!
所以,分數事小,開錯藥事大,在我看來,這只不過是小懲大戒!
寫到這堙A忽有所感,許多病人在看過西醫後,自覺仍未康復,於是走來看我,但又害怕我責罵他看西醫看不好才來看我
(其實我只會勸戒病人,甚少斥責病人),於是刻意隱瞞病情,連服過甚麼藥物也故意不說,自以為可以瞞天過海。
這種態度竊以為最是愚不可及!可幸的是他看的是我,自然瞞我不過,若然看別人而又暗自僥倖可以瞞倒別人的話,
那就非常非常不幸了……

©1982佛教華夏中醫學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