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林隨筆 -何樹勛博士

愛莫能助

請先看看以下的對話:
醫師:“你有發燒!”
病人:“發燒?為甚麼我摸不到發燒?你會摸到?”
醫師:“因為我是醫師,你不是。”
病人:“為甚麼你是醫師就會摸到我發燒,我不是醫師就摸不到自己發燒……” ****
醫師:“家裡沒有探熱針?”
病人:“有!”
醫師:“有沒有探熱?”
病人:“沒有…”
醫師:“為甚麼?”
病人:“忘記了!”
醫師:“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,難道每次也會忘記探熱?”
病人:“你說對了。” ****
醫師:“關於忌口方面,現在明白了沒有?”
病人:“明白了,可是……”
醫師:“可是甚麼?”
病人:“我做不到。” ****
病人:“為甚麼吃了藥後喉嚨仍是那麼痛?”
醫師:“除了吃藥之外,你還吃了甚麼?”
病人:“沒有甚麼——只不過吃了一點咖哩辣椒炒蟹——少許冬陰功湯——還有糯米、
黑森林蛋糕、炸薯條……”
以前,我聽到這些說話,很是生氣。現在,聽得多了,已經習以為常,見怪不怪。
可是我的學生,在進行內科臨床實習的時候,每當遇到這些病態說話,杏眼圓睜者有之,
張口結舌者有之,搖頭擺腦者有之,表情之趣怪,無法盡錄!
有一個學生甚至走來向我大吐苦水,他說他家裡也有一個病人,病態嚴重,令他好生煩惱!
他說:“例如孩子病了,她致電給我,我忙不迭問孩子的病徵,她卻說不知道,甚或嫌我嚕嗦,
只管催促我快點開藥!我望不到孩子,聽不到他的主訴,問不到病徵,
不在他的身旁更加不能把脈,中醫的望、聞、問、切完全沒有做到,如何處方開藥?
我說出原委之後她又不相信我的話,訓斥我學了幾年中醫也不懂得替家人開藥治病,
只懂得亂找藉口,我低聲下氣地要求把孩子帶回學院看病,她又責怪我在推卸責任,
竟然大動肝火!”
我聽了之後只能報以苦笑,忽然想起佛家有云:前世修來今生受,各有前因莫羨人!
除了做一個聆聽者之外,我只可以默默地祝福他百忍成金

©1982佛教華夏中醫學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