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林隨筆 -何樹勛博士

感冒發熱論治

有病人對我說,他有一位親友患了感冒,發高熱,往醫院急診,醫生開給他的竟然是哮喘藥物!
她(我的病人)問我哮喘藥是否可以用來醫治感冒發熱?我笑說處方哮喘藥物的不是我,解鈴還須繫鈴人,你該去醫院問問那位醫生!
現代醫學採用的是對抗式療法,認為人之所以會生病,罪魁禍首是受到細菌或病毒的感染,於是往往採用抗生素類藥物,殺之(細菌病毒)而後快!
可是眾所週知,病毒經常變種,當它適應了藥性之後便會繼續肆虐,橫行無忌!
現代醫學唯有不斷研製出更強的藥物來與之對抗,但病毒又再變種,又再適應藥性,結果沒完沒了。
細菌病毒不斷壯大,藥物威力不斷加強,惡性循環,更不幸的是兩軍對壘,把我們的身體視作戰場!且看當年沙士事件,就是因為出現了“前所未見的超級新病毒”,抗生素屢次失效,於是動用了副作用十分驚人的類固醇藥“利巴偉林”, 最終帶來了無窮後患!
此外,別忘記新藥研製需時,往往不及病毒變種之迅速,於是形成最新藥物也不能對抗最新的病毒的諷剌現象,真要命!
我不是想在此揚中貶西,說句公道話,西方醫學有些時候確然也有其過人之處,但在治療感冒發熱這一種疾病方面,
卻未必及得上我們傳統的祖國醫學!
我們會如何治療感冒發熱呢?
當然不會拿細菌病毒去化驗室種菌化驗,更不會視細菌病毒為洪水猛獸而窮追猛打,而是通過中醫獨特的辨證方法,根據病人的臨床徵狀而開出一系列藥物,助其機體恢復正常機能(解表祛邪),以及調節過度亢進的免疫功能(清高熱)。
我們不會理會究竟是哪一種病菌或病毒進入人體, 我們只會著意於病人所表現的臨床病徵。
有人說西醫講求辨病(找尋致病因素),中醫講求辨証(掌握病情發展),大概就是這個意思。
千萬別小看感冒發熱這個病症,它傳變極速,病勢惡化起來可以在極短時間內取人性命!
也別小看中藥處方,以為不及西藥迅捷,只要辨証準確,及時服藥,病人定可藥到病除,退熱快過打針!

©1982佛教華夏中醫學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