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林隨筆 -何樹勛博士

也是醫緣

上回記述了一個病人的不幸事件,今回又說說另一個病人的遭遇。她是一個婆婆,生了八個兒子,
卻從沒有得到適當的調理,來看我時已經七十多歲,身體之虛弱,自不待言。她為甚麼會來看我呢?
有一天,她的腰部突然感到非常痛楚,經過醫院化驗,原來,她患有腫瘤,位置貼近肝臟,
尚幸屬於良性。解決方法只有兩個:第一、把腫瘤切除,但由於病人年老體弱,手術風險極大,
所以院方也不主張動手術;第二、採用藥物治療先治其標。所謂藥物治療,原來只是一大堆止痛藥,
老婆婆每服一次,止痛後隨即發生暈眩,甚致不省人事!可想而知那些止痛藥物產生極大的副作用,
老婆婆根本承受不了。 結果,幾番轉折之後,她找到了我。
我診斷她的病因與上文那位病人一樣,也是肝胃不和,於是也就同樣用醫治肝胃腫瘤的方法醫她。
數週之後,她的病情漸趨穩定,痛楚及暈眩也少了許多。
數個月後,她到醫院覆診,醫生說腫瘤看來已經縮小了一點。
數年之後,她如常到來看我,我驀地發現,她的行動舉止,爽快俐落,身手幾與我一樣矯捷!
記得前文曾經說過:病人若是有醫緣,自會尋得良醫。其實,良醫未必難尋,難的是即使遇上了,
會否倍加珍惜,絕不放過! 我有一個學生,每逢長假期都會帶同家人到澳門探親,有時席間閒聊,
談到中藥藥理,其外親輒喜道聽塗說,便信以為真,有時還儼然以“專家” 自居,我的學生嘗試婉言解釋,反被強辭奪理,感到十分無奈。
例如有一次說到杜仲這味藥材,其親友說是涼藥,我的學生立時辯解,
說:“杜仲味甘性溫,不是性涼的。”豈料他的親友即時面露不悅,
反駁道:“中藥店執藥的都說孕婦也可以服用,既然孕婦可服,怎可能是溫藥?虧你還說讀甚麼中醫!”
我的學生沉不住氣,還想再爭論下去,說明杜仲雖是溫藥,不單只孕婦可服,而且還有安胎之功!
不過還未說出口,已被他性情和順的妻子制止住了。又有一次,另一外親在煲豬骨湯時,加入綠豆同煮,我的學生感到好奇,問為何加入綠豆,她說:“湯中有肉會較燥,加入綠豆,可起到滋潤作用——
你連這點常識也不知道?”我的學生頓感愕然,心想綠豆以消暑利水、清熱解毒為主,
而豬肉性質本已屬涼,說用綠豆以潤其“燥”,果真是聞所未聞!不過這回倒學乖了,聽過便算!
其實普羅大眾對中醫藥物經常都會有很多誤解,有時可能只是小事一樁,微不足道,
但有時又會影響深遠,甚至人命關天!我不妨再舉一個例子,很多人以為清補涼是一道十分常用的湯水,
由於藥性平和,即使患了傷風感冒,服之也是無傷大雅,其實這是大錯特錯!清補涼的常用材料是
淮山、芡實、生苡仁、蓮子、百合、南北杏,有些還會加入沙參、玉竹、枸杞子。
別以為上述這些藥材真的藥性溫和,沒有副作用,其實它們多有斂邪入陰之弊,如果不慎患有外感,
服了含有這些藥物的湯水的話,勢必令到外感傳裡,病情加劇,輕症很快變成重症!
所以我臨症時對病人必定諄諄勸誘,有病時切勿胡亂飲用湯水,蓋因一般人對中藥認識不多,
一旦誤服,後果堪虞!

©1982佛教華夏中醫學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