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林隨筆 -何樹勛博士

魚骨的故事

有一個小孩子,晚飯時候不小心鯁著魚骨,劇痛呼叫,唾液混有鮮血,家人立時電召救護車,在其父陪同之下進了醫院的
急症室。 急症室內病人甚多,兩父子苦候多時。醫生接見時問明原委之後便拿著電筒詳細檢視,接著對病童家長說:
“看不見有魚骨被卡著,它可能鯁在咽喉之下——”
“那怎麼辦?”
“到9號室,輪候照X光!”
又要久候。
自進入急症室後,病童父親發覺兒子漸趨安定,也不再那麼緊張。
“仍很痛嗎?”
“痛還是痛,不過已沒有那麼痛了。”
照完X光片之後,又是一番漫長的等待。這時已是凌晨3時多,小童了無睡意,閒極無聊,在候診室一角自顧自玩跳飛機!
“醫生,魚骨在哪裡?” 看見醫生拿著X光片看了又看,看了又看,神情疑惑,小孩的父親忍不住問道。
“仍然看不到有魚骨!我認為有必要留院觀察,採用內窺鏡再看清楚一點!”
“內窺鏡?那是否需要麻醉藥配合?”
“當然了,不過未必一定要全身麻醉,或許半身麻醉就可以了。”
“但是……他看來已沒有大礙了,剛才還在那邊玩跳飛機!有這個需要嗎?”
醫生面色一沉:
“我認為有!你懷疑我的判斷?”
小童父親眉頭打結,也正色問小孩:
“現在還有沒有痛?”
小孩咽了一下口水,貶著一雙有神的大眼睛,一本正經說:
“有,不過比剛才又好多了。”
“究竟有多痛?”
小孩側頭想了想,用兩隻手指比劃著說:“就只有那麼一點點——”
其父毅然作出決定,向醫生道:“我認為不用入院了。我要帶孩子回家!”
醫生愕然,正色道: “可以,不過你要簽署一份文件,證明這是你的決定,病人日後若有甚麼不測,與本院完全無關!”
小孩的父親在院方數名醫生的“陪伴”下簽署了那份聲明文件,帶同小孩離開醫院,踏出醫院大門,天際剛現出魚肚白,
折騰了一整晚,就是為了那條已經不知所蹤的魚骨!
“魚骨也許已跌進胃腸裡被胃液溶化了。”我聽完學生的親身遭遇,淡然笑道。
這個學生總算沒有白費學院的教導,懂得察貌辨色,分辨病情緩急,為他的孩子避過了一劫——知否麻醉劑的副作用有多少?
我常對學生說,現代醫學的著眼點是疾病,中醫學的著眼點是人,前者醫病,後者醫人。
所以,上文那位醫生並沒有做錯——病因是魚骨,就要設法找它出來,除之而後快!

©1982佛教華夏中醫學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