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林隨筆 -何樹勛博士

問病淺談

“覺得哪裡不舒服?”
“頭痛!”
“是前額痛,後頭痛,偏頭痛還是頭頂痛?”
“不清楚,就是頭痛!”
“如何痛法?是針刺一樣,像是有東西罩?,還是覺得轟轟作響?”
“也不知道,只知道痛得很厲害!”
臨症時這樣的對答,屢見不鮮!
不妨打個比方,有人走進酒吧,對酒保說: “酒!”“甚麼酒?”
“酒就是酒,給我酒!”
“是伏特加、威士忌、拔蘭地還是杜松子酒?”
“別問那麼多,我要酒,快給我酒!”
不妨猜猜酒保會怎麼樣?多半會盡快將酒鬼打發走!
望、聞、問、切是中醫治病一大特色。問診之中,牽涉到醫者和病人的直接對話,是辨證施治的過程中十分重要的一環。
可病人大都不懂得如何將病情說個明白,面對醫者的提問,往往答非所問,正如酒保和酒鬼的對話一樣,令人啼笑皆非!
當然,醫者父母心,我們不會趕病人走,但是中醫治病,必求其本,以上文頭痛一症為例,頭痛只是病徵,不是病源,
若然確定病人證型乃屬血虛頭痛,當然不能只顧著治標(止痛)而不治其本(補血),否則就好像一般人所說的頭痛醫頭,
腳痛醫腳一樣,只顧著止痛,以為止了痛病就會好,不知道此舉只會嚴重抑制甚至破壞了人體自然的病理警告系統,
把病灶深埋於體內,不斷惡化,一旦爆發起來後果將會不堪設想!
身為醫者,對病人主訴固然不能輕視,但當你發現病人說話不盡不實,不清不楚的時候,便要有技巧地耐心提問,
仔細推敲,答問之間既要切中病情,又要顧及病人感受,心理情緒變化等,然後再四診合參,才可確診。
這些都是為醫者臨床上必須注意的地方,可見單是問症一環,也不能掉以輕心也。

©1982佛教華夏中醫學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