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林隨筆 -何樹勛博士

疾病與生理

有病人因患有高血壓病,屢醫罔效而求治於我,我經過辨證後開了一道處方給他。不久他再次覆診,喜孜孜地告訴我血壓已顯著下降,我問:「下降了多少?」,「上壓(即收縮壓)降至180左右,比早前低了很多,我已經心滿意足了。」病人說。
若然根據世界衛生組織所定下的準則來說,這位病人的血壓明顯地仍未達標,但原來他未來看我之前已看過很多醫生,吃過很多降壓藥物,但上壓仍然超過200!也難怪他會這樣說了。
現代科學對很多疾病都定下了一套客觀的診斷標準,例如高血壓病,收縮壓持續超過140毫米水銀柱, 或是舒張壓(下壓)持續超過90毫米水銀柱,都會確診為高血壓病,稱為「硬性指標」,這種硬性指標普遍被認為是放諸四海皆準的,我卻對此頗有保留。
曾經有病人,頭痛長年不愈,檢查血壓,屬於正常範圍,以為與血壓無關,醫生給她服過很多藥物都是效果不彰,有一次嘗試給她服用降壓藥物,結果頭痛立止,停用的話頭痛又起!於是主診醫生認為一般人屬於正常的血壓讀數, 對她而言已屬超標!
也有病人,將血壓降至正常水平後整個人便會變得沒精打彩,甚至不時頭暈心翳,回復至偏高水平後反而龍精虎猛,精神百倍!
綜合多年臨症經驗,我認為人體健康與否,是講求生理而不是物理的。每個人的生理狀態不盡相同,所以中醫防治疾病的最大特色就是因人而異!
中醫治病,講求調和陰陽,如果醫者只著眼於病人的血壓指數高低,而無視病人的身體情況、精神狀態,那便會脫離中醫學辨證論治的基本原則,被所謂的「硬性指標」牽著鼻子走了。

©1982佛教華夏中醫學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