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林隨筆 -何樹勛博士

治病求本

月前有一名病人來向我求醫,事件經過頗值一記。
病人只有四十出頭的年紀,是典型的事業女性,沒想到竟會出現四肢強直麻木,全身關節動彈不得,要由家人半抬半扶地到來求助!
家人初期以為她中風,較早前曾將她送進醫院料理。
豈料醫院經過多次詳細檢查之後,得出的報告是:不是中風,身體器官一切正常,沒有任何心腦血管性疾病蹟像!
病人是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到來求助的,我自然需要細心問證,一問之下,已思過半矣。病人自訴工作素來勤奮盡職,從無大錯,早前卻無辜受到牽連,被女上司誤解而嚴詞斥責,極度難受;家中又因小故與家姑發生磨擦,備受委屈。
病人自感極度抑鬱,無處宣洩,苦惱難排,不出數天,便變成如今這個樣子!
觀病人舌質淡胖,舌苔薄白,脈象則弦而細弱,
四診合參之後,即可確診,是為肝血虛弱合併肝氣鬱結之證,以致肢體麻木不仁,關節屈伸不利。
治法為疏肝解鬱,行氣活血,我以逍遙方為基礎,再合以當歸、白芍、川芎、雞血籐等藥。處方開藥之餘,考慮到其肝氣鬱結之源,乃囑附其家人開解她的心結,給予適當的情緒輔導;並且教他們致電她的女上司,細說原委,待明白一切之後,
女上司願意親自澄清誤會,並且加以深切慰問。
病人心中鬱結頓時消解於無形,再加上我的對症下藥,不出數天,已經霍然而愈!
中醫治病,必須審因求本,治病必然得心應手。正如上述病人,病因既明,即以對症良方以治其標, 復以心理療法以治其本,標本兼治,雙管齊下,自然效如浮鼓了

©1982佛教華夏中醫學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