杏林隨筆 -何樹勛博士

奇醫

我曾經有頗長的一段日子,每天診症人數超過三百人。
以診症時間每日八小時平均折算,每個病人看我的時間絕不超過兩分鐘!
這項紀錄,也許可以成為世界紀錄之一。
有傳媒因此稱我為“中醫快槍手”,甚致有“奇醫”之譽。
說我是快槍手也還比較容易接受(診症快而準也),但是說我是“奇醫”,則連我也感到莫名其妙!奇在哪裡?
難道中醫看病,把脈良久,問長問短,左顧右盼,低頭思索,反覆推敲之後才施施然磨墨開筆,攤開宣紙,龍飛鳳舞地寫出一張張如同草書書法一樣的藥方,那才是恰如其份,正該如此,不會被人引以為奇?
其實,許多人對中醫都存在著不少誤解,就以看病為例,時間的快與慢,根本並非關鍵所在,最重要的是,辨証準不準確!
稍有一點中醫知識的人都知道,中醫所謂四診者:望、聞、問、切,是也。
但大多數人都會忽略的是,四診之中,排名以望診居於首位!正如醫書有云:“望而知之謂之神。”精於醫道者,望見病人,
鑑貌辨色,其實即時已經心中有數,再聽病人主訴,復以重點詢問病人,最後參考脈診所得,即可斷症。
四診合參,未必一定需要花很多時間。
可是,長久以來,一般人都有一種觀念,就是中醫甚麼都是慢的,看病如是、開藥如是、配藥如是、煎藥如是…
要改變這種根深蒂固的傳統觀念,確不容易。
故此,我看病看得這麼快,但又斷症斷得那麼準,對症下藥,病人自然藥到病除,於是不明究竟的人,便把我當作“奇醫”看待!
其實,何奇之有?還不過是工多藝熟而已。
我行醫三十多年,你不妨算一算,我總共看了多少個病?

©1982佛教華夏中醫學院